从师大排课系统看教学管理理念和学生培养理念

我的《学会学习和思考》课程分成“理解型学习和概念地图技能训练“和“理解型学习用于学科学习”两个部分。前一部分是后一部分的基础。每个部分的授课老师由外国专家和我自己担任。由于采用讨论教学,班级必须非常小。因此,我们通常提供平行班。例如今年的技能训练模块有两个平行班。学科学习有四个平行班(地理、环境、教育、科学和科学教育)。因此,选这一门课的学生需要从前面两个模块里面选择一个,从后面四个模块里面选择一个。如果前后两个模块存在内容或者时间上的制约,那么,系统还应该自动处理好这个制约。例如,假如有一个技能训练在时间上被排在了某一个学科模块的后面,则这样的选择系统必须提醒学生不能实现。这个编个程序很容易就能够做到的。

但是,在北京师范大学,每年排课我都很生气。完全没有这个模块选择的功能。这么简单和必要的模块选择的功能都不能实现,或者说这个理念都没有的学校,是不可想象的。国外大多数课程都有助教,有正课之外的习题课时间。实际上,中国的大多数课程也应该有助教(点击这里看关于助教的作用),有习题课的。没有助教和习题课,对习题的要求松这个中国特色不应该是一个被坚持的好特色。通常习题课的时间地点有多个选择。有的时候,正课的老师和时间地点也有多个选择。例如物理或者数学的大课。这个时候,就需要学生来自己组合,从正课里面选一个,从习题课里面选一个。

这个意见我都不知道反映多少次了。我还听说教务处有老师欣赏国外大课有十来个助教。瞎扯,连排课系统都实现不了这个功能。羡慕个屁啊。

这个事情看起来是排课系统的设计这个非常具体的问题。但是,实际上,第一根本上体现了学生培养理念的问题:一定要提高对学生的要求,加大对学生的帮助。作业一定要做,要求要高,同时,需要给学生提供帮助。第二,实际上,还是教学管理理念的问题:有老师有正当的需求,并且可以促进整个教学的改善(多老师授课的平行正课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敦促老师们好好上课并且给程度不同的学生以选择),但是,学校管理部门认为,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这也表明,在系统设计的阶段,就没有做好设计和调研。尽管看起来设计和调研仅仅是技术问题,但是,这个技术问题的背后还是反映了学生培养理念上的缺陷(根本就没想过这个多正课和多习题课组合的模式,助教是对学生的服务)和教学管理理念上的缺陷(系统设计不问老师们的需求,当然,也可能大多数老师就看见门前的几只麻雀,提不出来新的需求)。

我夫人说,不用为这个事情生气,想个凑合着可以解决的办法最重要,例如开设\(2\times 4=8\)门平行课,采用同一个名字,供学生选择。确实,能够暂时解决问题。但是,暂时解决问题和理念是两件事情。我着急生气的地方在于理念。如果一个学校这个理念不到位,怎么可能成为好学校呢?如果一个我学习生活了这么多年,基本上就是我迄今为止生命中主要的时间在这里度过的地方没有了希望,能够不伤心生气吗?

《从师大排课系统看教学管理理念和学生培养理念》有2个想法

  1. 你太缺少想象力!还有连登录都搞不定的,同一个学校的不同部门各自开发,使用不同的浏览器,成绩单只能点开一个班级。
    多教师平行授课遇到的阻力是最大的,教师和管理部门都不愿意。
    但是,是不是可以通过技术来推动制度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