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课程思政太恶心了

刚才有人给我发过来一篇中国教师报5月4日的一篇文章《我发现了数学教育的“秘密”》。内容如下(点击原文链接可访问):

图片


这是放大之后的版本:

图片
图片

我先来个WHWM总结。

  • What说了什么:说了思政教育使得“我”找到了数学教育的道路,可以把数学说明白了,可以这样来教下一代了。
    • 是什么样的思政教育呢?把数学和《雷锋日记》、四个自信联系起来,把数学的特殊值代入法和国家政策做实验联系起来。
  • How怎么说的:我学了数学没法给妈妈解释清楚,上了数学和思政结合的课,想明白了,而且中间体现了巨大的喜悦。
  • Why为什么来这样说:先抑后杨,更加突出其中的痛苦到喜悦的转变,从而使得其主要信息,也就是其发现的数学教育怎么做的秘密,更加突出,容易产生同情共感。
  • Why为什么说这个:有可能真的是这么觉得,有可能是为了硬凑课程思政的主题。如果是前者,则是教育的悲哀。如果是后者,则是人品的卑劣。
  • Meaningful我觉得怎么样:这是一坨恶心人的狗屎。

我不知道为什么课程思政会这样搞,还能够深入到下一代的学生的心中去,然后等这个下一代的学生成了教师,注意他是师范大学的本科生看起来也打算未来当老师的人,就会继续祸害下一代。这是为什么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课程思政,在我看到的上级传达的材料里面,关于数学和科学,要求是体现科学家和数学家钻研科学和数学的精神,为科学和数学献身的精神,体现学科思维方式。难道,数学就没有什么自身的思维方式,高层知识,值得学生学习,难道数学家里面就没有追求纯粹思维的高度和快乐为数学献身的先辈供后来人体会吗?数学就到了要依靠雷锋日记、四个自信、国家政策实验才能体会到什么是数学的地步了吗?

课程思政,如果按照“要求是体现科学家和数学家钻研科学和数学的精神,为科学和数学献身的精神,体现学科思维方式”,正好就是以高层知识生成器为目标的理解型学习,加上传递学科情感。然后,在有必要有可能的时候,对于真的是中国数学家前辈们的贡献,我们也应该点出来,因为这样的地方确实不多,比较珍贵,值得点出来。

这样的课程思政完全可以不恶心,甚至很有必要,甚至如果这些点都和具体的数学知识以及数学知识的创造过程结合,都可以做到高大上。

太原师范大学,中国教师报,请问: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来谋害我们的下一代教师,然后利用他们来谋害我们的下下一代学生?

太恶心了。我只好安慰自己,正好明天省两顿饭,当减肥了。

太,太,太,太,恶心了。

为太原师范大学,中国教师报,立一根耻辱住在这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