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思考得自我

最近看了美剧《unabomber》。剧中有一个用邮件炸弹来袭击大学航空公司的恐怖分子。其原型是Ted Kaczynski,一个“不能仅仅用聪明来形容”(引自Wikipedia)的美国数学家,毕业于Harvard以及Michigan,曾经任职于UC Berkeley。对于他的恐怖行为,他写了一个名为《Industrial Society and Its Future》(工业社会和它的未来)的观点和动机说明。当然,剧中和现实中真正让FBI抓到他的线索就来自于这个说明文档的语言风格和信仰内容。

在说明中,Ted Kaczynski提出来了下面的问题:你在多大程度上在自己做主?例如,你有一个问题,你可能从别人那里,或者计算机上获得答案,因此这个问题的思考不一定代表你自己的思考,这个答案不一定代表你自己的意思。例如,你的工作有可能是按一系列的按钮,而这一切都是其他人安排好的流程。例如,你可能觉得我今天要穿什么衣服系什么领带是我自己决定的,但是有可能是你需要参加的婚礼或者工作场合决定了你的穿戴,或者由于昨天遇到一群人穿红色的或者某人有意的暗示,于是你特意了选择相同或者相反的颜色。更进一步,你觉得可能特意相反和相同,这个总是你自己的选择了吧?但是,其实,没准你的生活经验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是那种特意相同或者特意相反的类型。尽管在天体力学开始,很早就有宇宙运动的Laplace决定论,但是,Ted Kaczynski认为工业社会使得这个决定论的程度更大了,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失去了或者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由意志,其看起来自主的思考其实也是假的,不是自主的。于是,Ted Kaczynski就决定用炸掉工业社会的方式来表达这个思想和寻找出路。当然,剧中更加有意思的事情,除了运用语言分析的方式来破案之外,主要破案人(主角)被这个视角震撼和说服,在破案之后,过起来了远离工业社会的生活。其中的一个镜头很有意思,在深夜的大马路上,没有任何的车,主角驾驶着他的车,停在红灯处等待红灯变绿:这个等待,不是他的自由选择的结果。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上面的问题会更加的严重。那么,出路在哪里?

例如,没有红灯的时候,我开得多快,加油、刹车、道路的选择,这些总该是我的自己的思考的结果吧,自己的决策吧?真的是吗?很快,或者说现在已经可以,我们就可以把驾车的任务交给人工智能了。于是,尽管现在看起来还需要驾驶者的决策,但是,实际上,驾驶者的决策只不过是人工智能的替代品,也就是说,所执行决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决策,就是某个已经完全确定的思维过程思维模式甚至思维结果的实现和执行而已。例如,我们可以从菜谱里面学会和照着做某个好吃的菜,并且得到家人的欣赏。也许今天选择做什么菜是自主思考的结果,但是,至少做这个菜的步骤都是规定好的,不是自主思考的结果。原则上,将来可以发明一个机器也能够做这些。那么,选择做什么菜,以及编制出来这个菜单,是不是自主思考的结果呢?前者,请回到选择衣服和领带的例子。后者,如果是一个从来都没有其他人做过的组合,那么,看具体的情况,有可能是属于自主思考的结果,也有可能是“简单而重复地遍历所有的组合”这个体力活的结果。

也就是说,到底是不是自主思考,取决于,你所问的问题的是否已经有其他人思考过并且解决了,还取决于你思考的方式和渠道。如果完全没有人思考过这个问题(完全的意思是,不仅问题本身和答案是新的,而且连比较接近的问题和答案——可以通过这些接近的问题和答案来简单组合得到答案——都没有),或者有人思考过,但是你在提出和回答这个问题的过程中,确实不知道这个问题和答案,那么,这个是自主思考。这是你自己,这是自我。

于是,你会发现,只有创新性的思考,才是自我。

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越来越多的事情,甚至有一些看起来需要做一些思考和决策的事情,会被机器所替代。如果我们思考的层次太低——活着为了吃饭,那么,必然我们会失去自我,变成某个机器上的螺丝钉,某个按钮的操作员,无论这个机器或者按钮看起来有多么的复杂。当然,并不是说这个螺丝钉和操作员的生活就是不好的——有的时候不用自己去思考的生活也挺好,尤其是当我有其他的值得和需要我来做创新性思考的问题的时候。我不会期待着我遇到的任何问题都是全新的问题。

因此,回答Ted Kaczynski,如何才能有自我,如何才能自己做主:做创新性的思考,思考完全其他人没有想过或者至少没有找到答案的问题。当然,如果你需要思考那些已经有答案的问题,你可以简单地通过人工智能通过搜索引擎或者其他人来获得答案,只要你心里还思考这那些创新性的问题,无伤大雅,你还是你自己。

如果你接着思考,这样的话,是不是大多数人都成了“失去”自我的人,仅仅少数真正的思考着才得大自在?是的,如果这些大多数人的思考没有真正的创新性的话;不是的,如果大多数人都来寻找新的问题来思考的话。你想,如果不这样做,就算在人工智能和工业化之前的时代,真的大多数人就有自我了吗?其日常行为不还是由吃的喝的以及管理者的皮鞭来决定的吗?

因此,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会(真正创新的)思考者得自我。因此,我们的教育就更加应该关注学会思考学会问问题,而不是学会具体的知识。当然,具体知识还是需要的,需要把具体知识当例子来学会思考和问问题。

下次开课的时候,我把这个放在广告词里面,“《学会学习和思考》得自我”,以及“学会《量子力学》得自我”。

刚才看到有人发了一个最强大脑里面的片段:一个智力上和身体上有缺陷的人能够非常迅速而准确地计算高次开方。这属于典型的没有自我。第一、这件事情不是很难完成的,华罗庚有一个短文《天才和锻炼》做了揭秘并且做了锻炼实验(顺便,不仅理论上告诉你怎么回事,还实践锻炼一下,这个太了不起了)。普通人只要锻炼一下,是能够做到的。第二、这个高次开方的事情能够做到,意味着什么?只不过还是一个计算器的替代物,而且肯定没有计算器稳定可靠速度快。按照本文的说法,这是层次很低的思考,甚至不是思考,不会让你找到自我——不是你独特的东西,不是来源于你的自由意志的产物,不过就是照着菜谱做饭,不过就是学会了茴香豆的茴的第五种写法。这真的是非常悲哀的事情:就算你能够做非常好的四则计算,你能是什么,不过就是一个计算器!就算你能够做很好的微积分和矩阵的计算,你能是什么,不过就是一个Matlab!数学的核心是把一个看起来不是明显的数学问题的问题用数学的方式来表达,并且表达之后尝试寻找新的方法求解或者用别人已经提出来的求解方法来求解。当然,为了学会做这个抽象化,你可能需要掌握一些已经有的数学结构和已经有的求解方法。但是,终究,求解方法不是数学本身,远远比不上抽象化的体验和能力,甚至远远比不上具体的数学结构(例如集合、映射、群、域、矢量空间、流形)。第三,利用智力和身体有缺陷的人来做这个“魔术”,这更加就是不道德的事情了。第一,增加了表演者的学习负担——表演者自己喜欢的情况下除外;第二,利用同情心和强烈对比感,欺骗了观众。

甚至,你看看,整个最强大脑、汉字英雄、汉字大会、成语大会什么的节目在展示什么?除了细致观察能力可能有那么一点点促进你提出创新性问题的作用之外,其他的算术题、某个读音的字写上20个、某个诗词能够背出来,这些东西你给我一台电脑,我绝对可以做的比你好很多很多。实际上,美国也有类似的节目,不过在那里,终于有人有了类似的想法并且付诸实践——把IBM Waston拿出来去参加这样的节目。如果我们的社会到现在仍然在赞扬、欣赏、羡慕和培养这种层次的能力,那么,就是集体丧失自我。当然,大多数人丧失自我也不是一件多么神奇而不可预料的事情。那么,我们教育者和科学家的责任就是尽量使得那些还有希望找到自我的人找到自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