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投入产出研究基本文献

首先,了解投入产出:Input-Output Analysis Foundations and Extensions by Ronald E. Miller and Peter D. Blair.

其次,了解PageRank:The PageRank Citation Ranking: Bringing Order to the Web by L. Page, S. Brin, R. Motwani, and T. Winograd;Google matrix analysis of directed networks by Leonardo Ermann, Klaus M. Frahm, and Dima L. Shepelyansky。

接着,了解科学学:Bibliometrics and Citation Analysis: From the Science Citation Index to Cybermetrics by Nicola De Bellis

接着,了解流平衡分析和系统生物学:Systems Biology: Properties of Reconstructed Networks by Bernhard Ø. Palsson,What is flux balance analysis? by Jeffrey D Orth, Ines Thiele and Bernhard Ø Palsson

最后,几个领域连通起来的视角(前面的所有的准备就是为了能够明白这个):PageRank: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by Massimo Franceschet,Spectral Ranking by Sebastiano Vigna,吴金闪的广义投入产出分析和细节投入产出分析投入产出矩阵分析的主要思想小结,以及吴金闪的报告《广义投入产出分析》

所有的知识的学习的出发点都可以是Wikipedia和google。

在理解和了解这一基本思想和这些学科的基本研究问题之后,可以思考如何用这个思想来解决这些学科的基本问题,以及还可以用来解决其他哪些问题(注意,我们的汉字学习的工作——Efficient Learning Strategy of Chinese Characters Based on Network Approach——实际上也是这个思想的一个应用)。

争取以后每一个领域,我都整理出来基本文献,供后来人使用。

刚才学生问,做什么样的研究。研究工作只有两个目标:顶天(最高深最核心的学问)、立地(最具实际性的学问)。如果还能够从立地的问题中提炼出顶天的来,或者把顶天的用于立地 的,就更加有意思了。其他的,不解决这两个问题以及它们的联系的学问,都不是学问,比如大多数研究者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的工作。可借鉴,不跟从,要么钻研深刻的理论核心问题,要么解决实际问题中能够用非平庸的数学结构解决的问题。

学生还问,为什么我从来不直接给答案。当学生或者其他意图学到东西的人问我一个问题的时候,我通常会问更多的问题,意图是:搞清楚学生的根本问题在哪里,铺设台阶引导其思考,逼迫学生思考背后的原因然后能够做到举一反三。如果学生的答案有错,我也不会告诉他错了,而是沿着他的思路,问更多的推演的问题,然后让学生自己意识到答案的问题。这样做,学生能够得到的收获会更多。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是客观的思考者,会觉得我顺着思路把他逼到墙角,是不可接受的事情,于是,所谓的自尊伤害了思考。当然,这也是物理学家的问题,很多时候,他们把所有的问题简单地当做科学问题,分不清楚生活问题和科学问题的界线,搞不清楚学生的自尊和搞清楚问题有什么关系。这个也只能提醒自己一下,一不小心,就又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