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已经变态的社会里面,你选择一起变态吗?

昨天在南院综合楼的门口停了一辆车,把路给堵住了。车位满了,停在了路口。我小心翼翼才把自行车给弄出来,因为赶着去本院上课,就挺有意见的。

今天,我去找楼管。楼管是这么说的:这时我们楼里(一个)领导的车。这地方经常停着车呀,怎么没见你抱怨?领导的车就是应该照顾一下。要是你们学院的领导来了,我也会照顾一下。

领导的车,照顾的后果,就是没有停车位也可以停车,就是妨碍了其他人的行动。

考虑到“互利性”(你看,没准以后我的领导真的来了;没准以后我还需要有事麻烦她的地方,等等等等),这个事情我就应该算了。

可是,如果人人都把不正常的事情当作正常的,有点小小权利的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给人方便和不便,这个社会怎么办?

我见过门卫把很多人的车挡住,停满了,不让进。现在,一个楼管就可以这样做,而且原则是你是不是领导,你让那个门卫情何以堪?你让所有的制度情何以堪?一个对制度的破坏的小小的事件,就可以把一个制度完全破坏干净。

只需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们的整个社会的制度,不就是被这样破坏的吗?当然,至于制度是不是一个好制度,可以另外讨论。

在一个已经不正常的社会里面,你选择自己变态来适应呢,还是默认,还是接受,还是尽你所能让这个态变回来?

我准备去找找管理单位,问问,他们的制度里面有“领导就是要照顾一下”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