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某语丝帖子:“人文社会科学”不是科学

“人文社会科学”不是科学
  ——一次同学网络聚会上的发言

  作者:后悔读史

  所以要提衣俊卿与女博士后的故事给大家听,并不是为了那些八卦,而是该
文通过一位女性细腻的笔触揭露那些我一直怀疑而又无法求证、却天天发生在学
界的肮脏交易。我对常艳女士所披露的国家基金项目评审、国家级奖项评审中打
招呼的事耳有所闻却未曾亲睹,现在这些事情得到了证实。

  如果认为我想佐证上述这些舞弊行为并把它讲给大家仅仅是为了让那些在学
界混饭的同学不要“太天真”,或者为了让那些不在学界混饭的同学知道“学术”
既不干净也不崇高——那是过低的理解了我的初衷。

  我真正想说的是: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再读文科。孟夫子有言“术不可不
慎”,大众化的语言就是“男怕选错行”。因为学文科必然要在“人文社会科学”
领域混。我用十二年的时间(从2000年读历史学研究生开始)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文社会科学不是科学,它缺乏“科学成立”的许多要件,比如严密的逻辑、供
共同体内交流的专业并固化的表述语言、可证伪的学术途径等等,套用一句俗语
——缺乏共同体范式。那么,我们经常称道的历史学、政治学、哲学等到底是什
么呢?它们仅仅是一些散在的知识群团,而不是一个严整的科学体系,所以是
“非科学”。我怀疑,只有经济学、社会学和语言学才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姑且
称为“半科学”。

  有了上述理论前设并在其烛照之下,我们才能对“人文社会科学界”频频发
生的舞弊事件有正确的认识,即我们不能纠结于某些掌控学术资源的人或团体的
人性劣根,而应该深刻的认识到,由于“人文社会科学”先在的病理不足,而使
得从业共同体的正能量不能在学术前行的路上得到释放,难免会走旁门左道。换
句话讲,“人文社会科学” 界鱼龙混杂,而又缺乏基本的学术评价标准,这自
然会走向邪路。

  最后,我想用大家都熟知的丘成桐证明卡拉比猜想的故事来说明这个道理。
1977年,28岁的丘成桐证明了卡拉比猜想(在封闭的空间,存在没有物质分布的
引力场)。而此前,他曾宣称自己找到了证明卡拉比猜想错误的方法。随即,收
到了来自卡拉比的亲笔信,卡拉比教授在信中指出,用他所说的方法无法证明卡
拉比猜想的错误之处,希望丘成桐证明给他看。丘成桐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最
终证明了卡拉彼猜想是正确的。

  大家熟知,在“人文社会科学”界,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而相反,我们会
看到太多各持己见、没有意义的争论。之所以正误难判,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人
文社会科学”本就不是科学。

吴金闪注:计算语言学、博弈论理论与实验,甚至更多的社会科学领域,只要其工作方法是:观察与实验->模型、假设->可计算、可操作、可测量的理论(退到底线,我们要求一个理论是可证伪的——也就是说这个理论不成立则得到的理论结果与实验和观察不符)->实验,则仍然是科学。作为一个正面的例子,可以参考这个关于计算文体学的帖子。当然,按照这个要求,大多数“人文社会科学”的工作,确实是垃圾。不过,不能表明“人文社会科学”是垃圾,将来还是有希望科学化的。对于问為什麼要科学化的人,不要理我,我推荐你冻几块豆腐,随时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