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学、系统科学、经济学,制度设计:一个例子

统计物理学的标度齐次函数:Y=F(K,L,Other),具有性质aY=F(aK,aL,aOther),或者更一般地a^{d}Y=F(a^{x}K,a^{y}L,a^{z}Other)。我们只讨论前面的形式。

经济增长理论也假设生产函数具有齐次性aY=F(aK,aL,aOther)。很多其它的结果基于这个假设。这说明,如果一个生产单位把劳动力总数,资本总量,以及其他因素,都扩大两倍,则产量也扩大两倍。这个假设很有问题。制度设计与管理的核心价值就是能够在固定资源、成本的条件下,通过内部结构调整,实现更高的效率。考虑一个只有10个人,100块钱的公司,那么由于人少钱少,生产模式只能用手工搬小石头。当然数增加到100人,1000块钱的时候,协作方式,工具都不一样了,或者由于组间竞争导致员工的主动性不一样了,可以搬动不仅仅是小石头的10倍的大石头,而是更大的石头;或者由于组间摩擦,只能搬动小于小石头10倍的大石头。这两种情况都会破坏齐次性。当然,如果假设石头里有玉,越大的石头有高质量玉的几率越大,而且超过正比(别管我这个假设是否合理,总找得到满足我这个假设的情形),那么齐次性也会被破坏。

总之,结构性的改变,关系的改变,产品质量内在的提升,制度的设计,也就是说相互作用,都会改变齐次性。这些方面就是管理学、系统科学能起作用的地方。

尽管我一直说我不喜欢用“1+1大于2”来描述系统科学,在这个问题上,倒也合适。

《管理学、系统科学、经济学,制度设计:一个例子》有一个想法

  1. 对,这就是那天我和许立达和你说的那个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你和狄老师讨论的事,我说你在解释什么是系统科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