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谈谈方法》和《社会契约论》有感

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不是一回事。科学精神需要通过学习科学知识来体现和体会。学习科学的主要目标却不是科学知识而是对科学知识的内涵、来源以及背后的原则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开设《学会学习和思考》:学会科学地思考问题,看待世界,远远比学会具体科学知识重要。当然,不经过具体知识尤其是对具体知识的体系化的整理和理解,根本就谈不上领会科学精神。具体学科的知识和具体学科的思考方法,每一个学科,都不一样。但是,很少的几样有共性的科学精神还是有的。那就是:怀疑和反思、构建一个(相容的尽量统一的假设尽量少的可计算的)心智模型来理解世界的企图、做实验和尊重事实、做计算(依靠数学来做逻辑推理)

在物理学的发展而言,Plato的精神世界对应着现实世界(或者应该反过来说,甚至认为只有精神世界才是真实,现实世界仅仅是虚像)、 Socrates的思考和反思、 Aristotle企图建立物理学是什么(关于运动和世界怎么样,为什么的理论和思考)的体系、Descartes的怀疑是一切科学的基础(“我对我自己是否存在的反思证明我存在”、“我从来不把没有经过反复思考的东西当做真理”)、Bacon的经验主义和归纳,这些应该算作物理学建立的思想上的基础,也就是“怀疑和反思、构建一个心智模型来理解世界的企图”这一部分。而Galileo的实验和理想实验(确实对物理学具体知识的贡献已近非凡)真正使得物理学依靠做实验的方式从哲学中独立出来应该算是做实验和尊重事实这一部分。接着Newton对天体运动记录的深入思考以及把天体运动和Galileo的地上运动统一起来的万有引力模型和动力学方程以及表达动力学方程的微积分的提出,应该算可计算这一部分。所有的这些——怀疑反思心智模型做实验做计算——合起来是物理学也是现代物理学的基础,尤其是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物理知识进步了发展了变化了,科学思想仍然是一样的。这些有的时候也被称为科学方法论。

一直学物理,更加关注具体知识,直到有一天开始上课,才渐渐开始关心如何把自己对科学的背后的理解,对科学知识的来源和体系结构的理解,对概念之间的联系的理解,传授给学生,促进学生理解科学,理解科学的发展,甚至促进社会的进步。于是,开始看起来Whitehead和Descartes。强烈推荐每一个做科学的对科学感兴趣的教科学的都看看Descartes的《谈谈方法》和Whitehead《教育的目的》。其中,Descartes在《谈谈方法》以自身的理性思考的经验为基础提出来:
1. 从来不把没有经过反复思考和反思的东西当做思考的基础(怀疑反思);
2. 把问题分解成更简单的小问题来处理(分析);
3. 认识问题要有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顺序,或者对于还没有这样的体系的东西也要建立起来这样一个顺序体系(联系、体系);
4. 尽量反复全面地考察问题(一致性最少假设)。
科学不就是用这样的一个方式来考察世界得到的结果吗。Descartes不仅是一个思考者,他还把这样的思考真的用来发展具体的数学知识(解析几何)和物理学知识(光学)。除了批判性思维,Descartes在这里还提到了系联性思考。

一个学会了用这样的方式——批判性思维、系联性思考、心智模型、做实验、做计算——来认识世界思考问题的人,不仅仅能够更好地理解自然的世界,可能还可以促进社会的世界的进步。不过,这个时候,我开始想,学会了思考和学习,还差什么才能真的促进社会的进步呢?所为促进社会的进步,不是指你在这个社会里面混得如鱼得水,很自如,而是你思考问题所在你思考出路在哪里。这个时候,Rousseau的《社会契约论》就突然出现在我的脑子里:一个稳定的社会成为社会的基础是什么?一些个体为什么要一定程度上服从另外一些个体,或者服从另外一些个体所代表的集体?要知道,Rousseau他自己可不是一个统治者,也不算贵族,甚至不算大富,在当时以血统和权威作为基础的社会里面,怎么会开始一个关于统治权问题的如此跳脱的思考呢?例如,他论述强权不是社会的基础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如果强权是基础,那么,当有人开始不服从并且获得了更加强权的地位的时候,是不是就反过来大家——包含之前的处于强权地位的个体,就要服从这个新的强权呢?于是,你看强权不鼓励服从啊。接着,他开始问既然强权不是基础,那么是不是有一部分人真的可以放弃一切呢,例如奴隶制社会的奴隶。这个时候,也许你可以认为已经有能力做出放弃的选择的成人可以放弃,但是就算如此,他们也没有权利代替他们的子女来放弃啊。于是,一部分人主动放弃一切权利主张也不是社会的基础。那么,到底什么是社会的基础?

你可以看到,在这个问题完全没有答案的时代,在这个问题甚至否没有提出的必要性的时代,Rousseau开始探讨这个问题,并且提供了一个可能的答案:契约。为什么他能够做到这样,怎么做到的,不过就是反思,不断地深入地反思。

一部分人已经能够吃饱饭了。让吃饱饭的人中的一部分思考起来,是我们教育者的责任。启发他们思考什么(看什么书),帮助他们做如何思考,是我们思考者的责任。

对了,说起来看什么书,思考什么问题,推荐大家,尤其是教育者,看看我的这本书《概念地图教学和学习方法——教的更少学得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