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选择的力量

消费者购买商品的时候,尽管可以被误导和操纵,基本上是有自由选择权的。于是,好的商品才能战胜差的商品,生产方也才有动力去开发更好的产品。

在大学课堂里选课的学生是购买学习经验的消费者,也应该是自由选择权的。当然,大学,除了商品(学习经验)的提供者之外,还承担了执照授予单位的职责,因此,大学还可以对最终的取得各种各类执照的毕业生提出各种要求。但是,除了最终这些执照要满足的要求,对于学生的学习历史、学习方式和顺序等等,都是没有权利要求的。因此,一个设计好了每一个学期的培养计划的大学,不是一个合适的学习经验的提供者,而是为了满足某些从学校的角度设想出来的关于执照的拥有者的理念而设计好的一个学习顺序和学习内容。

这个就好像是,服装厂相信自己有足够好的设计师(这个设计师脑子里面的消费者是一个或者很多个理想模型,而不是真正地从看见消费者来设计的),于是,这个服装厂就仅制作和销售它的伟大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服装,而且要求所有的消费者必须按照它设计好的顺序(例如从婴儿到寿衣的所有的安排)来购买和使用这些衣服。毫无疑问,在一个穿衣服仅仅是为了保暖的时代,这样的工业化体系是很有好处的。但是,在一个穿衣服就是为了体现和精炼自己的思想的时代(假设我们的时代已经是这样的,仅仅用来比喻),这样的工厂显然是不够的。

现在,我们的大学就是这样的服装厂,我们的学生需要按照实现设计好的教学计划,而不是教学目标或者说毕业要求,来“成才”。甚至,在规定的教学计划的范围内,如果能够提供多位老师开设的平行课程的选择,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学生选择的自由。而往往,这个平行课(多位服装设计师给同样年龄段同样什么什么特征设计的多种服装)也没有在大学好好地实现。如果学生可以在全校范围内选课,只要是类似的课程其学分就能够得到承认,就算不取消培养方案,也是可以给学生一定的选择的自由的。全校的类似课程都是平行课。平行课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暂时替代品。

过去的几年,我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自己做了一些教学上的探索,我发现,给学生选择的自由,会大大提高学生的学习的效果。我自己承担的《量子力学》和《系统科学基础》课程,在目前的培养方案之内本身的定位是必修课。经过一些协商和努力,我把这两门课程定位在必修课和选修课之间:学生可以不选,但是——保送我们自己的研究生的本科生需要修《量子力学》而其他学生不限制;研究生需要在5门(包含《系统理论基础》)研究生专业基础课中选择3门来获得硕士学位。

当然,我的目标是完全没有必修课和选修课的限制,而仅仅有课程关于内容上的联系——也就是课程之间的先修课关系(所有的国外的正规大学都会有课程编码系统——每一门课程一个编码,课程相同名称细节要求不同的课程给另外一个相邻的编码。课程之间的唯一关系就是依赖关系——学习Phys200之前必须有Phys101、Math101的基础),加上学位方向上的学分要求(例如物理学士学位要有多少多少物理类的课程学位分,多少多少科学类的,多少多少社会理科学、艺术类的学分),而完全没有培养计划或者培养方案。可是这个目标毕竟在目前的制度有难度。因此,以上的方案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好的了。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新的尝试下学生的表现。由于样本非常少,本科、研究生各两年,下面的结果是不可靠的。但是,我认为启发性足够强了。

在第一年的本科《量子力学》课程中,尽管我强调了很多次,这门课程会非常难(内容很难,与之前的量子力学完全不同的义Feynman量子力学讲义为基础的体系,英文授课),这门课程是选修课,为了拿学分的去选修其它课程,但是基本上所有的学生都选了这门课程。最后学生基本上就没有学懂的,课堂问题和讨论很少,有的讨论就是非常平庸的讨论。最后,上课基本没有学过的学生(当然Down了),还告诉我说,这门课程是必修课他们不得不选。

在第二年的本科《量子力学》课程中,第一次课之后就剩下了一半以下的学生,而且是我一再警告下(很难,不必修,自己愿意理解点量子力学的才来)留下来的。最后,课堂表现好很多(当然,与活跃的要求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离深入就更远一些),学习效果非常好,都超出了我的预期。大部分学生感叹,过程确实虐心,学习体验很好,要不是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兴趣,自己的好奇,早就坚持不下来了。

这个就是自由选择的力量。只要给学生自主权,自己来决定和设计自己的培养方式,只要在最终毕业要求的框架之内可以任意的组合,那么学生的学习效果和学习体验就会与被迫的学习完全不一样。

研究生的课程也已经观察到类似的效果。但是,有待于更多的观察和总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